贵州11选五推荐前三直: 贵州十一选五玩法

偏执的甜 38.第38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此为防盗章, 补买其他章节可以看到更新哦

    有些离她近的人都下意识向后退了两步, 像是生怕被她碰到脏了自己。

    刘琳琳根本没想到南辞会撒谎, 又看见别人嘲讽鄙视的眼神, 顿时有些慌神。

    ”你少说谎明明是你欺负我你打我那么多下你忘了你还拉我下水是你都是你”

    周起这会儿拿了条干净的浴巾走过来,俯身递给南辞。

    “没事吧”

    南辞摇摇头,也没看周起,用浴巾裹起自己的身子,略吃力地站起身。

    她淡淡的看着刘琳琳,居高临下的俯视。

    “监控里谁在咄咄逼人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而且你倒了香槟在我裙子上,我也没有撒谎?!?br />
    她说完撩了下裙摆,将染上浅黄污渍的那一块,扯起来给大家看。

    “这件礼服我非常喜欢,而且价格也十分昂贵,又是母亲送给我的礼物。刚刚这里除了你就只有我, 你觉得我会因为诬陷你而故意往自己身上倒香槟吗”

    南辞的话说一半留一半,但字里行间都在表示一个意思刘琳琳于她而言, 不如这条裙子重要,她不会为了陷害刘琳琳, 牺牲这么大。

    “说的好”

    远处,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一位中年女侍者缓步走来。

    待她走近后, 南辞有些惊讶。

    这不是那天在商场遇见的阿姨吗, 她似乎是周家夫人, 周起的妈妈

    想到这,南辞朝周起看了一眼。

    周起也很是无奈,看着他妈又戏精上身,颇为无语的说了句“妈,你又胡闹?!?br />
    周母摆摆手,像是一点不在意自己的打扮,直言“之前我去商场,这位刘家大小姐就一直指着我的鼻子说我是村妇,还说我满嘴方言。那天她就明里暗里嘲讽南家的小丫头,说她自小长在山沟里,肯定和我这种人很熟悉吧,方言应该也听得懂吧,还叫她帮我?!?br />
    说到这儿,周母嘲讽地扫了刘琳琳一眼。

    “但事实呢,我那天虽然打扮的确实老土一些,但嘴里说的却根本不是什么方言,而是西班牙语。这位刘小姐连小语种和方言都分不清,我是真搞不明白她到底哪来的优越感,处处针对南家的小丫头”

    在场的人,除了一些周家的世交之外,几乎没人见过这位周夫人,只知道她是个人来疯,经常做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所以她的话,几乎没人怀疑,毕竟打扮成村妇模样出去瞎逛的事情,对她以往在传说中的形象而言好像也不是很违和。

    尤其在这时,周起也在旁边附和。

    “我母亲说的都是实话,那天我也在场?!?br />
    周起都出言确定了,那这件事就百分之百真实了。一时之间,刘琳琳从跋扈泼辣女,一跃又添了心机深撒谎精的标签。

    她哪里服气,但周家她惹不起,南辞却不同。刘琳琳之前想她才刚到南家,根基不稳,她就算去动一动,南家应该也不会管什么,况且还有南珠呢,就算到时候事情闹大,她也可以去求南珠。

    一想到这里,刘琳琳像是又有了底气。

    她恶狠狠地瞪着南辞,说“我不想说以前的事,我只想说今天的你敢发誓吗你真的没有对我动过手你”

    “动手也是你自找的吧?!?br />
    秦予原本一直站在外圈看热闹,不太想搀和,但他看了看裹在浴巾里发抖的南辞,又看了看地上撒了半天泼的刘琳琳,对比太过明显,心底的厌恶就忍不住了。

    他拔开站在他身前的西装男,走近,脸上还是那副痞里痞气的模样。

    “我不知道南小姐有没有动手,但退一万步讲,就算她动手了,我也能理解。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忍受别人出言对自己污蔑侮辱?!?br />
    说着,他转身朝向南老爷子和周老董事长那边,态度恭敬些许。

    “我刚才询问南小姐需不需要酒水,才说上话,这位刘小姐就走过来了,表情态度无一不嘲讽低视,话里话外骂我是低等人,还说南小姐和我是同类人,所以才会这么有话聊?!?br />
    秦予很聪明,他没有说刘琳琳当时说过的原话,也不想在大家面前和南辞有什么暧昧的牵扯,所以直接换了说辞。

    而他这番话说完,再淡定的人也都忍不住了,纷纷开始小声议论。

    周母更是眉头直皱,对刘琳琳的厌恶又多了一分。

    几个人言论一出,原本对南辞有些不满的南老爷子顿时满身寒气,刘父在看到这出反转之后,也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下,顿觉焦急难耐。

    刘琳琳说不过她,只能不停辩驳,嘴里对她的辱骂声也没停。

    周老董事长这会儿突然出声,对刘父说“刘总,刚刚你不是叫南家给你一个交代吗那现在,你是不是也该给南家一个交代”

    刘父看了眼周老董事长,又看了眼南老爷子,顿时觉得天都要塌了,一时之间只想掐死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儿。

    “不然咱们找个地方,详细谈一谈”

    人群散了之后,南辞心里才算松了口气。

    她原本是想先找个房间换衣服,但要离开时,看见秦予和几个侍者还在收拾现场,踌躇了两秒钟后,向他走去。

    见南辞过来,秦予嘴角勾了勾,又变成那副流里流气的不正经模样。

    他看着远处的几个人,声音故意压低“怎么来找我合作的”

    “”

    南辞有些无奈,看了他两秒钟,说“我是来谢谢你的,刚刚你会替我出头,我真的很意外?!?br />
    想了想,她又补充“今天你帮了我,之前的事就算一笔勾销了,只要你以后别再害我,我也不会再多关注你,咱们井水不犯河水?!?br />
    秦予勾着嘴角,故意朝她跟前凑了凑,像是很亲密的窃窃私语。

    “别啊,我这次替你出头就间接得罪了南珠那么个大财主,以后还想指着你来找我合作呢?!?br />
    “”

    远处,周起正打着电话,另一只手则夹了根烟。

    他目光随意地打量着不远处的两个少男少女,再开口时,语气中带着一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对那个小丫头有意思?!?br />
    电话那边的不是别人,正是远在国外的霍临。

    之前接到霍临电话的时候,周起也很诧异。

    要知道,这位霍三少平日里几乎不会主动和他们这群朋友联系,就算有公事,也会让助理联络。

    所以那会儿看到他的号码时,周起一度以为自己眼花。

    哪想更有意思的还在后头,他接起电话后,还没开口呢,霍临就在那头先出了声音。

    “南家那个小丫头现在在你家,你马上去找她,别让她被人欺负?!?br />
    这通没头没脑的话,周起根本没反应过来。但他还是听了霍临的,去找人。

    结果,就让他瞧见了南辞在泳池里呼救的样子。

    霍临也没太理会他的调侃,在那边安静两秒钟,说“所以她没受伤”

    “怎么可能受伤,顶多呛了几口水?!?br />
    周起说完,还是不死心,又道“不过,我可提醒你,你要是真喜欢,就赶紧下手。那小丫头我瞧着挺小的吧你如果不主动点,保不齐后面就被哪个年轻小男生追到手了。今天还有个小帅哥替她出头呢?!?br />
    周起故意没说秦予的身份,就是想让霍临误会,引起猜疑。

    霍临以往的形象太过稳重内敛了,他和沈慕彦都是一个德行,有什么话什么情绪都憋在心里。唯一的不一样,可能就是霍临外表看着是挺优雅绅士的人,而沈慕彦却是个真闷骚。

    所以周起非常期待这两个人失控会是什么样子,但可惜,到现在还没看到过。

    这会儿忽然让他逮到一个把柄,他怎么可能轻易就略过去

    霍临听到“小帅哥”和“年轻小男生”这些字眼时,眼底有冷戾划过,但语气却还是平时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她不会喜欢的?!本退闼?,他也有很多办法去解决掉。

    但现在最重要的,是确定他心底的想法。

    不过

    霍临用余光扫了一眼办公桌上的另一只手机,唇角微扬,勾出一抹让人胆寒的微笑。

    不过,就在刚刚,他好像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心思呢。

    南辞拿回自己的手包后,第一时间就去找自己的手机。

    屏幕已经黑屏,上面的通话自动挂断了。

    她不以为然,反正今天收拾刘琳琳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之前的录音也就没什么意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贵州十一选五玩法 www.lkrt.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